综合新闻: [中国经营报]媒体称东北之困根源是政府保守 一味指望中央

  东北经济持续跌落,而近期为东北经济探因、诊脉、开方的文章亦车载斗量。其中,最为集中的观点不外工业比重大转型困难、国家政策不够、国企改革未有实质性进展、人口流出严重等。

  继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督战东北之后,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考察吉林,强调要适应和把握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趋势性特征,保持战略定力,增强发展自信。

而多位在东北土生土长的专家和企业家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东北问题的根源不在表而在里,东北特别是各级政府思想保守,没有真正解放,没有经过真正市场的洗礼,一味指望中央,等靠要思想根深蒂固,意识上、理念上的不思进取、不思改变,恰恰是制约东北发展的最大软肋。

  “东北不应再伸手向国家要政策,从提出东北振兴开始至今,国家对于东北的政策太多了。”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表示,无论从国家的宏观战略还是具体到各领域的支持、扶持政策是应给尽给。

  国家政策应给尽给

  2015 年7月,有媒体报道,国家发改委官员指出,关于东北振兴的相关支持政策将继续出台。报道称,在金融方面鼓励政策性、商业性的金融探索;在基本公共服务、战 略性产业等领域部署一系列重大项目,在东北具有优势的装备制造业基础上,加大培育具有发展基础的智能机器人、高端海工装备等新的优势产业。

  “东北不应再伸手向国家要政策,从提出东北振兴开始至今,国家对于东北的政策太多了。”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表示,无论从国家的宏观战略还是具体到各领域的支持、扶持政策是应给尽给。

  “全国共有约二十个国家战略部署区域,东北占了约五分之一。”笪志刚表示。

  近年来,东北地区有四大区域被纳入国家战略:辽宁沿海经济带、黑龙江和内蒙古东北部延边开发开放区、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和沈阳经济区。

  与此同时,纳入国家战略的区域均伴有相关规划,均享受国家提供的相关优惠政策。

  而今,“一带一路”、中俄蒙经济走廊、龙江陆海丝绸之路、联合国图们江发展计划、俄罗斯远东大开发等概念也已叠加在中、俄、朝、日、韩五国构成的东北亚地区。

  “无疑,东北亦会是这些概念的受益者。”笪志刚表示,东北从来不缺政策,长久以来,在东北问题上,国家实际上一再做政策倾斜。

  在 网上搜索国家对东北的政策,开头的说法大同小异:“党中央、国务院决定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以来,东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。但目前 也面临新的挑战,近来经济增速持续回落,部分行业生产经营困难,一些深层次体制机制和结构性矛盾凸显。为巩固扩大东北地区振兴发展成果、努力破解发展难 题、依靠内生发展推动东北经济提质增效升级,现就近期支持东北振兴提出以下意见……”

  进入2015年,随着东北经济断崖式跌落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四月督战东北,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考察吉林。

  “如果还寄希望于领导人视察带来更多的政策红利,东北终究无法走出困境,外部的支持扶持再多,没有内在动力也是枉然。”笪志刚表示。

  体制僵化思想没有解放

  一叶知秋。三个真实案例,或可一窥东北生态。

  “今 天出去跑了一天,于洪、沈北、铁西、和平、沈河跑了个遍,掉了两格油事儿还没办完,切身感受了一下人民公仆的服务,为什么没有评分机制?我要给差评!我要 骂人!互联网都多少年了,一到政府办事就跟进了村子似的……我先崩溃一会……”这是7月20日沈阳刘女士办理失业金事宜之后发出的一条微博。

  “总理在提互联网+,但我们基层的政务系统还停留在鸡毛信时代。沈阳市各区之间各自为政信息不通,小老百姓为了凑齐各职能部门所要求的材料、证明等等各种名目的材料,只能往返奔波。”刘女士表示。

  “想在沈阳注册一家互联网性质的公司,但注册的名字换了几次工商也不批,说根据规定,类似的名字不准注册。”一位沈阳当地的企业家无奈之下,以原来的名字到深圳注册,顺利完成,而公司亦落户深圳。

  “我们东北机制体制之僵化、思想之教条、服务意识和效率之低下、小权力之运用,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。”该企业家表示。

  “说 实话,市高新区现在对企业进驻所报态度并不热情,原来招商有奖励机制,现在奖励政策均被取消。而在反腐的背景下,没有奖励你还积极主动去招商、去服务,很 容易招致无端怀疑。”辽宁某市高新区管委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记者,所以对于一些想入住高新区的企业,谁也不愿意接手,这是政府人员的普遍心态。 

  “一直在说转变观念、思想解放,我经常跟官员打交道,我不认为哪里解放了。”笪志刚表示,在东北,经济活动的主角是官员而非企业家。官员始终高于企业家,走在前台的始终是官员、上台讲话的全是官员。什么时候官员退到幕后企业家成为主角,才能算是思想得到了解放。 

  “东 北一直在倡导的营造发展环境,最古老的办法就是所谓的政府搭台企业唱戏。”上述企业家表示,其实企业不需要政府搭台,有时候政府搭了这台子,企业不能唱 戏,反而束缚限制了企业,给企业添乱。“其实,企业要求并不高,给一个宽松的市场环境、简政放权就是政府搭的最好的台。”该企业家表示。

  笪志刚认为,按照权重来排序,东北最缺的不是钱、政策、人才、项目,最缺的是解放思想的理念、转变观念的魄力和自我修正的能力。“不能痛下决心,自己动手术,即便有再多的国家扶持,东北都难说实现真正的振兴。”笪志刚表示。

  东北没经过市场洗礼

  而东北思想的保守僵化,完全归咎于东北自身似乎也并不客观。

  “东北没有经过真正改革开放的洗礼和市场化的洗礼,东北的各级政府,只是把市场经济挂在口头,对于市场经济的发展、体系、结构、本质等问题一知半解或者是一无所知。”大连海事大学教授时建人表示。

  时建人认为,东北的问题要从改革开放的历程去追溯。

  共和国建立以后,东北经济发展最早、以国有经济为主,集体经济为辅;东北是建国以后全国交通最发达、城市化最高的区域,但是计划经济体制最明显,前苏联模式在东北根深蒂固。这是历史背景。

  到改革开放初期的1990年以前,东北经济还是我国经济主体,广东、福建、江浙是商品经济,那时候我国经济主体还是东北。但在彼时,南方已经开始进行了大规模的解放思想,出台了各项政策成立了四个经济特区。

  时建人表示,商品经济主要从南方开始,那些地区没有包袱,国家给的政策也多,思想解放,这时候东北还是计划经济。

  1992年国家建立市场经济的时候,南方已经基本成熟,北方刚刚开始突破。辽宁刚刚开始思想大讨论。上世纪90年代,南方搞市场经济,北方才开始商品经济,才想突破计划经济体制。

  2000 年以后,我们国家加入WTO,南方坐上了中国国际化的快车,东北才开始建立市场经济体制。“说建立实际上还是没有建立起来,人们的思想观念,经济体制机 制、经济发展模式仍然停留在以国营为主体的民营经济缓慢发展的阶段,在这个过程当中,北方的思想观念、体制机制以及政府的运营还是原来的老套路,没有太大 区别。”时建人表示。

  与此同时,房地产大开发,土地财政的背景下,政府忽略了国有企业改制民营经济的发展,实体经济被虚拟经济所掩盖,民营经济异常艰难。

  一路走来,没有经过解放思想、改革开放的突破,东北体制机制也没有得到深刻变革,政府仍然是计划经济的强力政府,政府对民营经济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和扶植。“因为拉动GDP的还是国企。”时建人表示。

  “中 国的改革开放是由南向北推进,东北虽然也有沿海地区,但是东北已经有非常固化的计划经济体制。南方已经搞改革开放,东北只能听信息。南方搞商品经济,北方 刚动员解放思想;南方搞市场经济时,北方刚开始搞商品经济。这样一个落差,使东北完全落后于国家改革开放的进程和节奏。”时建人说。

原文链接:媒体称东北之困根源是政府保守 一味指望中央


No Comments

Add a Comment